两汉皇帝的阳宅和阴宅2020年3月21日阳宅建在阴宅

  西汉立国之初的60年,一直以秦亡为鉴,一般改了风水多久会见效几位皇帝信奉黄老之学,对百姓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中国的综合国力提升很快。汉武帝登基后,对外开疆拓土,对内独尊儒术,走上了“内圣外王”的统治之路。

  两汉一共四百余年,坦率地说,武帝以后的列位皇帝都是吃先人的老本。而中国建筑也在两汉时期得到了飞跃发展,被誉为建筑史上的“第一个高峰”,具体表现在:

  第一,建筑的基本类型都确定了,西汉的宫殿、宗庙、陵墓、园林、民居,东汉的坞堡、寺庙,基本涵盖了方方面面。

  第二,房屋木构架的主要形式确定,抬梁式建筑和穿斗式建筑成为主流,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第六,柱和墙结合使用,柱子成为主要的承重结构,这也是后世砖木混合结构的基础,做到了“墙倒屋不塌”的要求。

  第七,五种主要的屋顶形式——庑殿顶、歇山顶、悬山顶、硬山顶和攒尖顶,其雏形都已经出现。

  第八,出现了类似吻兽一般的装饰构件——鱼虬尾,这也是后世屋顶的鸱吻的前身。

  综上所述,两汉时期,中国的木结构建筑进入了体系的形成期,对后世的影响堪称巨大。我们今天参观东方三大殿(故宫太和殿、曲阜大成殿、泰安天贶殿,均为明清建筑中的翘楚典范),必定会被它们的雄伟身躯、精美面容所震撼,但寻根朔源,三大殿的基础格局、局部细节,都能找到汉代建筑的历史遗风。

  两汉的皇宫、皇家园林、皇陵都效仿秦朝规制,《三辅黄图》记载长乐宫、未央宫、建章宫“高可越城、长可跨池”“金铺玉户,华缞壁铛”“千门万户,周(长)二十余里”,单单一个长乐宫,面积就有今日故宫的8倍之多,可以想象汉室皇宫的奢华、瑰丽。

  汉武帝大造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城,方圆300里,有灞、浐、泾、渭、沣、镐、涝、潏八水出入其中,即所谓的“八水绕长安”。上林苑既有优美的自然景观,又有华美的宫室群组,是秦汉时期宫苑建筑的典范。

  而西汉的帝陵则星星点点分布在渭河平原上,2012年我驱车经过这些帝陵时,夕阳西下,巨大的覆斗封土堆阴影完全笼罩住路面,让人心生无限感慨。

  汉武帝的茂陵是西汉帝陵中最高大雄伟的,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在位54年,修陵就修了53年,起先每年国库收入的1/3用来修陵,到了汉武帝执政晚期,为了加快工期,不惜动用国家一半的财政收入用于茂陵建设,深刻体现了汉代“事死如事生”的厚葬之风。

  说起汉代墓葬,必须要提两个关键词,一个是“金缕玉衣”,一个是“黄肠题凑”。金缕玉衣大家都很熟悉,用金丝玉片穿缀成殓服,古人相信可以保证尸体不腐——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而黄肠题凑则是建筑学里的概念。

  帝陵的地下宫殿其实和地上宫殿一样,也有宫室、走廊、穹顶、门户之分,但汉代的黄肠题凑是中国列朝列代皇陵中独一无二的。

  所谓“黄肠”,指的是黄心的柏木条,长90厘米,高宽各为10厘米;所谓“题凑”,指的是一种摆放方式,层层铺垒、端头内向。“黄肠题凑”顾名思义,就是用大量的黄心柏木层层垒加,端头全部向里,构成一个巨大的四面木墙,保护墙内的棺椁和最贵重的陪葬品。茂陵的黄肠题凑用了15880根黄心柏木,这个数目令后人无比吃惊。

  严格地说,黄肠题凑是西汉特有的葬具,到了东汉,一来国力渐衰,柏木产量大大减少;二来砖室墓盛行,木椁墓逐渐退居二线,所以方石取代了黄肠,但还是题凑的方式。只是汉代以后,大型墓葬均实行前中后三室制,题凑这种堆积方式的丧葬习俗才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东汉皇陵改西汉皇陵“帝后同陵不同穴”为“帝后同穴合葬”,又废除了“一帝一庙”的宗庙政策,改为所有先主神牌共进一庙、集体祭祀,这固然是东汉厉行节俭的反映,但也无意中将皇室丧葬礼制基本定型,一直影响到明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汉阙。汉阙是中国古代特有的建筑设施,是汉代宫殿、祠庙、陵墓面前一种表示庄严的装饰性建筑构件,兼具引导指示作用。每阙由主阙和子阙组成,一般有阙墓、阙身、阙顶三部分,既是一种古老的建筑艺术,又是一种精美的石刻珍品,汉阙有石质“汉书”之称,是我国古代建筑的“活化石”。

  位于四川雅安的高颐汉阙是全国唯一碑、阙、农村风水墓、神道、石兽保存最为完整的汉代葬制实体,其阙身则是我国保存最为完好、雕刻最为精美、内容最为丰富的珍贵古迹。

  总体而言,西汉的城市布局、建筑格调,比之东汉,显然更为工整、庄严,这一切,都归功于将作大匠阳城延的辛勤汗水,阳城延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载入史册的政府工官。但是,东汉也有东汉的特点,汉明帝永平年间(公元67年左右),来自天竺的佛教传入中国,这不仅是宗教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建筑史上的一件大事,我们今天看到的诸多古代建筑,一半都和佛教有关,比如各种寺庙佛堂、宝塔石窟等。

  今天,建筑学家按照历史断代法三分中国古代建筑,分别是汉式建筑(公元前221—公元581年)、宋式建筑(公元582—公元1368年)和清式建筑(公元1369—公元1911年),正是汉式建筑打下的坚实基础,宋式建筑和清式建筑才有了发挥的余地、光大的可能。可以这么说,没有汉式建筑的奠基作用,我们今天估计看不到那些美轮美奂的宫殿、宗庙、寺庙和石窟,这该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这类听起来有些“奇葩”的怪钱,中国古代其实也是有的,比如,汉武帝刘彻拿白鹿皮做的钱。可汉武帝君臣千算万算,漏算了物价这个最要紧的因素。这些白鹿币又不断在皇帝和诸侯间循环打转,“鹿皮积压”问题,是无论如何无解的了。

  “家财万贯”的江西南昌海昏侯墓主人身份今早最终揭晓,确认为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今早9时,首博礼仪大堂内举办了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江西省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考古证实,墎墩山墓园主墓墓主人即为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江西省政府在此间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揭秘海昏侯墓主为汉武帝刘彻之孙、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同时宣布海昏侯墓区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刘贺,这位当了27天的皇帝,在经历了王、帝、侯侯国遗址保护和考古发掘工作相辅相成、紧密配合的成果。

  “中国龙城”诸城因盛产恐龙化石而闻名,被中外古生物专家誉为“世界恐龙化石宝库”,这里曾经产出多项震惊古生物界的“世界之最”。图为1月9日,山东省诸城恐龙博物馆里一名摄影爱好者在注视着恐龙化石。本报记者 魏东摄

  ”在日前举行的中科院机关转基因科普报告会上,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中科院院士许智宏道出了对于转基因作物研发未来的忧虑。 在许智宏看来,中国转基因生物育种发展正处在关键时刻。“我国是世界上率先研究农业生物育种的国家之一,转基因物种面积一度位居国际前列,转基因抗虫棉作为生物育种创新成功的事例也曾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影响。

  作为冰雪节活动的重要场地,新建成的百灵那达慕文化产业园区冰雪主题园囊括冰雕、雪雕等多种娱乐项目。冰雕以白雪公主、猪猪侠、大白鲨等卡通人物为主题,惟妙惟肖、精巧传神。

  1月10日,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联合百合网婚恋研究院发布了《2015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下称“报告”),对2015年各年龄层、各不同学历、地域等群体的恋爱、婚姻及性的行为、态度进行了调查。父母离异家庭及分居家庭的孩子发生第一次恋爱的年龄较早,其中,离异未再婚的单亲抚养家庭成长的孩子,初恋时间最早,为15.23岁。

  1月10日,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联合百合网婚恋研究院发布了《2015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下称“报告”),对2015年各年龄层、各不同学历、地域等群体的恋爱、婚姻及性的行为、态度进行了调查。父母离异家庭及分居家庭的孩子发生第一次恋爱的年龄较早,其中,离异未再婚的单亲抚养家庭成长的孩子,初恋时间最早,为15.23岁。

  从中长期看,股市依然向好,但在股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短期要关注业绩增长能否和股价相匹配。

  近期南船对旗下上市公司重组方案的调整,无疑引发了市场对此次南船业务整合的猜测。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